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圪梁梁

春天不遥远 愿梦想成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永久的怀念【原创】  

2010-10-18 23:15:58|  分类: 散文、游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永久的怀念 - 圪梁梁 - 圪梁梁今年的10月27日是我小姨夫去世十九周年的祭日。每年在这个日子,无论我是在南方的建筑工地上,还是站在北国的大海边,我都会面向着故乡—陕西的方向,遥望祭拜。就像姨夫在世时那样,向他倾诉着。我要对他说,不管我走到哪里,不管这世界上曾经发生过什么,有一点是改变不了的,那就是我们之间父女般的深厚感情。

姨夫给了我深厚的爱,使我这个从小失去父亲的孩子能够身心健康的成长。在他的身旁,我度过了快乐的童年和充实的中学时代,六五年我考上了大学,姨父又亲自把我送上开往大连的火车。他千叮咛,万嘱咐,不放心我第一次到远方独立生活。在我的泪眼朦胧中,姨夫挥着手的身影渐渐远去,定格在我的脑海中。我怎么能想到,我这一走竞是多少年!更没想到,即将到来的”文革“巨浪将会怎样地冲击、摧毁着他的身心!

当我迈入社会独立工作时,已是文革后期,姨夫已是多病缠身。姨夫依然以他那独特的魅力,长辈的慈爱,丰富的人生阅历吸引着每一个孩子,。我们每个孩子在各自的成长道路上都得到过他的帮助,受过他的教诲。姨夫对于我来说,既是慈爱的长辈,也是一个严格的导师,更是一个推心置腹的朋友。我能感觉到,在我这一生中,有一双坚实的温暖的手在支撑着我,给予我力量;有一双期待的深沉的目光在关注着我,给予我动力。在我人生每一个关键的十字路口上,都会得到姨夫的指引,对我的一生都有着重大的影响。(上面照片摄于1984年西安兴庆公园)

我刚工作时,被分配到东北艰苦的环境中工作。每逢回家探亲,姨夫总是关切地询问我的工作情况及钢铁工人的生活。他曾说,东北重工业企业的工人是最具有工人阶级本色的,在工人身上有许多闪光的东西,需要年青人去继承,去学习。他讲当年他投身于铁路工程,常常被那热气腾腾的施工建设场面,被工人身上质朴的自我牺牲的品质感动得激情彭湃。

在那个年代,工人的劳动强度大,生活相当艰苦。姨夫一再鼓励我,要吃得下苦,不要急于跳出来,要踏下心来在基层锻炼。  一段艰苦的经历对年轻人来说是很有好处的,同时也是生活给予你的一种财富。

当时,知识不被重视,姨夫告诫我一定要捡起专业来,不能随波逐流。他说,做技术工作也和搞文学创作一样,不能闭门造车,需要深入到基层中去,多学习,多积累。他曾对我说,他最见不得的是没有理想,没有激情,庸庸碌碌混日子的人。

我记住了姨夫的话,在鞍钢工地,我安下心来,和机电安装工人师傅们一起搞项目、施工,一干就是十多年,从技术员到工程师,到工程监理,一步一步走了过来。那段时期的现场实践,使我和工人师傅们建立了深厚的感情,也使我积累了丰富的现场施工管理经验,拓宽了专业知识面,为以后陆续从事的线路设计、专业教学和工程审核等工作打下了扎实的基础。

令我愧疚的是,我在事业上与姨夫的期望相差甚远。如果说还有什么可以让他欣慰的,那就是,我能够努力,能够进取,能够踏踏实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前走。那是因为,我从小就目睹了姨夫是怎样不知疲倦地投入到铁路工地,怎样忘我地写作。那种对事业执着的精神,那种乐观、热情的生活态度,一直深深地感染着我,影响着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  海棠树下的欢乐

我自幼失去了父亲,三岁时,母亲背着我走出了陕南家乡,找到了在西安工作的大姨。大姨和大姨夫象对自己的孩子一样抚养着我。52年,大姨夫调到了北京工作,我和妈妈也一起来到了北京。就在那一年,小姨、小姨父也从新疆来到北京,他是带着作品的初稿到北京来修改的。大人们让我叫他小姨父。

当我第一次被领到小姨父面前时,是一个正出着水痘的五岁的小姑娘,傻傻地看着眼前这位高高瘦瘦的、爱爽声大笑的姨夫。妈妈和大姨有工作和小孩脱不开,小姨夫自告奋勇决定照料病中的我,把我接到他住的部队招待所里。我记得在我出水痘的那段日子里,我姨夫一个人单独照料着我。他有着说不完的故事,讲不完的笑话,使我很快就迷上了他。早上外出前,给我租来一大堆小人书,买来一桶饼干,把我反锁在房间里。晚上回来,给我讲故事,陪我玩游戏。多少年后,姨夫常常这样给我的弟弟妹妹们描述:一个长着水痘的小姑娘,站在椅子上,扒着门上方的玻璃窗,眼巴巴地盼着姨夫下班回来,她见到走廊里过往的人都要问:“叔叔,你看到我的小姨夫了吗?”。

可能从那时起,姨夫就认定了:这辈子要和这个孩子结下不解的缘分了。而我对这个小姨夫也产生了相依相亲的感觉。以至于二年后,当姨夫工作调到了北京,就把我接到了他的家。

新家位于松树街,一进大门是一个很大的院子,长着一排排葱葱绿绿的树,经过侧面一个圆门是个四合院。我家住三间厢房,窗前有棵枝干婀娜,枝叶茂盛的海棠树。我曾坐在这婆娑摇曳的海棠树下,听姨夫讲唐诗,讲普希金的童话诗。

只要姨夫回到家,家里就充满欢笑声。几乎每个礼拜天的清晨,小姨夫领着我到兴隆寺学少年武术,看着我打"小红拳”。海棠树下,小姨夫和我作游戏,我扮小金鱼,他就演老渔夫。我扮白雪公主,他就装成小矮人,把我扛在肩上,围着海棠树转圈。

每逢节假日,大姨、大姨夫就会带着我的表弟表妹来家。这时,妈妈会在树荫下摆上水果,大姨夫在画着画儿,画海棠树和树下的孩子们,小姨夫则象个孩子头,领着我们,唱着他自编的歌谣或打油诗,嘻耍着。有时小姨夫会让我给全家背诵古诗,我兴奋的鼻尖挂着汗珠……啊,那是一段怎样美好的岁月啊!这一幅幅画面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记忆里。

三十多年之后,87年,在一次难得的亲戚聚会,记忆过人的大姨还能清晰地记起当年小姨夫教给我的一首小诗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你在下着的——性急的小雨啊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请你稍微等一等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等一等,等一等再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等爸爸锄完最后一课草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等奶奶剥完最后一束麻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等小鸟回到它们的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等旅行的人也回到它们的家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然后请你轻轻地―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轻轻地,轻轻地再下

小诗象一股清泉流入心田,唤起了我们两代人对那遥远的美好岁月的回忆。把我们带人50年代的那种纯净、朴素、安详和平静中。我们沉思许久。

那年,病情已使姨夫说话困难,在沉默中他忽然对我说:“那时,你的眼睛,真黑,真亮啊”。我心里一阵酸楚。是啊,小姨夫,你是否想起了松树街那个飘满海棠花香的院子?是否又回到了你那风华正茂的当年?想起傍晚我们全家散步在北海公园的湖畔?想起你牵着我的手去兴隆寺学武术?北京松树街四合院的日子,是你驰骋疆场、饱受磨难的一生中,难得的一段平静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未完待续)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7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